IPC在亚洲乘风破浪一路高歌

Philip Carmichael2018年1月23日,I-Connect007 Barry Matties专访Philip Carmichael。

自Phil Carmichael负责IPC亚太区以来,IPC在亚太区的会员发展和各类项目均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在HKPCA&IPC 华南展上,PCB007的主编Barry Matties就IPC通过QML认证、CSR合规等各类服务使IPC成为亚太区重要的资源渠道,采访了IPC亚太区总裁Philip Carmichael。

Barry Matties:Phil, 很高兴见到你。

Carmichael:欢迎来到深圳,中国最活力的城市。

Matties:这几天看到的一切太不可思议了。昨天,John Mitchell在采访中提及你在中国取得的不俗成就。五年半之前,你加入IPC时,IPC在亚太区会员大约300多家,现在这个数据已经达到1000家了吧?

Carmichael:没错。

Matties:祝贺你!

Carmichael:自从2012年第四季度我加入IPC主持在中国的业务以来,IPC在亚太区的会员数量每年稳步增加,目前已超过了1000家,并且还在持续增长。

Matties:你认为是什么原因促使这么多企业愿意成为IPC会员的?是教育项目?

Carmichael:对不同的企业,我们提供不同的服务。比如说几年前我们推出的IPC可资信制造商QML认证和QPL认证项目,这个服务项目的目的是若你公司的生产工艺通过IPC审核认证后,可以减少你公司客户对你的审核,很多OEM公司反馈说“很好,我们喜欢这个工艺过程认证”,这些OEM公司在向他们的供应链推广这个认证项目,并且对他们的供应商说:“你可以成为我们的供应商,请先取得IPC QML认证,这样可以减少我们审核的工作量”。所以,这是一个双赢的事情。企业内审对于供应商和OEM公司来说,都是个挠头的事情。大家都喜欢你能减少审核次数,同时还能提高产品质量。这就是我们业务增长的一个驱动因素,QML认证项目在中国最受欢迎,因为中国有很多的制造企业。另一个驱动因素我之前提过,面对面与客户交流,比群发邮件效果好很多。每家中国会员,我们都有一位指定的人和他们接洽。比如,我们的员工会主动打电话说:“嗨,IPC-A-610G版最近出来了,你是否有机会参加培训或购买新版标准?”

我们的每位会员联系人直接负责的会员企业,平均为50-60家。想想看,一周时间,他们就可以联系一遍这些会员,效率很高。另外,我们还有免费客服电话,因为我们提供的服务到位,客服电话并不多。开通这个功能是为了让会员满意,解决他们的问题。这些措施,加上我们强大的团队,我们还会持续增长。

Matties:John说全球范围的会员数量也在增长,看起来真的很好。

Carmichael:昨天展会的观众很多,今天看起来也很多,虽然我还不知道今天具体的数据。

Matties:这次展会真的很棒,有意思的是我看到很多美国人首次来这里看设备,欧美人来这里有好几年的历史了。他们说的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在他们国家不像在这里,设备的选择很多。比如说,钻孔机,这里有12-15种不同的钻孔机可供选择。

Carmichael:对于需要焊接设备的来说,有10来种可供选择,这个展会上可供选择的余地很大,什么都可以找到。

Matties:我听到的反馈声音还有这里展示的设备质量在持续提升,过去两年,质量提升很明显。

Carmichael:你说的对。我认为随着中国在知识价值链上的提升,中国制造复杂设备的能力越来越强,在这个展会上随处可见,并且他们正在与日本和韩国的设备开始竞争,说明设备质量已经做到了很高。

Matties:现在,你不仅负责中国市场,还负责整个亚洲,对吧?

Carmichael:是的,除了印度之外的亚洲所有国家和地区。

Matties:你是怎么看待中国的发展现在和趋势的?人们应该留意什么?

Carmichael:有一件事,我说的不能太具体,我们在把资源向西部倾斜。原因是中国政府正在加大对西部的投入。过去谈到西部大开发,现在是认真履行了,一路一带战略的一部分,对四川和西部省份的投资越来越大,我们也是如此。去年有机会我亲眼目睹了这一现象,去年在重庆我们有个活动结束后,我乘火车回青岛,那是一天的旅程,从早上6:50到晚上9:00,我一路亲眼目睹了中国的发展现状,离开四川前面两个小时在大山中穿行,剩余的时间看到很多的工厂。很了不起。

因为制造成本的因素,企业正在搬离沿海,我们也跟产业发展的步伐,在全国各地举办技术会议。以前大家关注的是高可靠性、锡须、焊接等话题,以后我们将更多的关注汽车电子、航空航天技术的高可靠性会议议题。

Matties:这是市场的驱动力。

Carmichael:市场驱动力、客户导向,是行业发展的真正动力。我想以后你将看到更多的聚焦应用领域的技术会议,我们明年的计划初步定了24场,说到增长,我刚到中国时,每年只举办3场会议,现在发展到24场,增长很快。每场会议听众规模达150-200人,很不错。

Matties:这是对知识的渴望。在你刚来中国时,你的行程不能按天计,要按周计,对吧?

Carmichael:Barry,我第一次来中国时,那是1976年,你买不到来往机票。拜访一个人,首先你有邀请函,要问的第一件事是“我们到那里需要多久?”,买票有多困难你可以想象。

Matties:那时好像每周只有一个航班。

Carmichael:周一和周五,出来进去几乎都是同一拨人。过去真实艰难。你看现在,发生了很多事。中国政府意识到再不能固步自封,要利用全世界的钱壮大自己,所以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他们会说:“我们想买全世界一半数量的飞机,但是没那么多钱,我们两手准备:自己造飞机,同时在全国各地发展高铁。”确实如此,全国各地通高铁,从重庆到青岛只需要14个小时,神奇吧。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做得很好。从商业角度讲,推动商业发展的是便利,中国做到了。

Matties:还有思想文化的转变,行业内一代代不停地迭代。我们看到了美国千禧年一代,也看到了中国的千禧年一代,对制造业带来的影响是什么呢?从工作流动上可见端倪。

Carmichael:我听人说过每个中国人都想开创自己的事业,很多40岁以下的中国人在考虑创业。当然,在欧洲、美国也许更多。这些正在发生变化,父辈创立了一个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子女要出来接替父辈的工作。在电子行业,这些在平稳地过渡。有很多这样的案例,子女离家到英国或美国读书,说:“我不想接手你们的工作”。昨天我遇到了三个人,子女接手了父辈的生意,还乐享其中。或许是因为这个行业还大有前途。

记住一点,我们在中国的团队在努力把蛋糕做大。电子产品无处不在,并且在不断增长,无论是家里的冰箱,还是智能手机,还是通过控制同条路线上跑着的20列高铁的控制系统。

Matties:你认为在电子行业中什么因素最重要?

Carmichael:其中一个就是持续吸引人才并能够促进他们成长,还有在研发上的投入;另外还有电子行业的发展明显高于经济增长。你会看到人们持续投资做研发,这些都是很重要的因素。

Matties:我注意到还有一点,早在15年前我第一次来中国时,这里行业刚刚兴起不久,有很多美国同行来这里,现在没有那么多了,看到的更多是中国本土品牌,你可以不需要国外的合作伙伴了,若你愿意的话。

Carmichael:在IPC董事会会议上提到过这个问题,在中国有75%新近加入的IPC会员来自中国本土企业,不是欧美在华子公司,地地道道的中资企业,这个数据在持续的增长,说明中国企业成长起来了。有很多在80年代创立现在已是很大规模的企业,比如联想、华为、阿里巴巴等,规模很大,已是400-500亿美元规模的企业了。他们不需要资金支持了,他们的资金、技术都很强。我看到很多这样的企业,这是个好现象,意味着有更多的竞争,充分竞争有利于大家。

Matties:在汽车行业,你在15年前若有辆别克车,就风光的不得了,而现在就很稀松平常了。

Carmichael:在所有的汽车品牌中,我想通用汽车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应排在首位,他们在中国有很好的合作伙伴上汽集团,他们通过合作伙伴在中国创建了强大的商业版图。我发现电动汽车很有意思,最近你有没有去过上海?

Matties:去年去过。

Carmichael:在上海高架公路上,我发现车的牌照很有意思,有白色的,有蓝色的,有绿色的。不同颜色的车牌是个编码方式,比如:黑色车牌表示外国人,蓝色车牌是本国人,前面两个汉字表示省份。在中国不少地方,车牌价格很高的,有些甚至达到车辆价格的一半了。上海在力推电动汽车,若你有辆电动汽车,你的车辆牌照就是免费的,这样你就比蓝色牌照节省15万人民币,所以看到很多人开电动汽车。

Matties:这是一种激励措施。

Carmichael:还有更大的激励方式,电动汽车不需要排队注册,不需要摇号,还便宜。我们有些员工就是为此选择买电动汽车。

Matties:还有环保方面的好处,在上海和北京,环境污染目前是个大问题。15年前,马路上都是自行车,现在马路上到处可见电动汽车,还是私家车。

Carmichael:我想很多城市都是如此,目前在很多城市,你计划买车的话,就要先拥有停车位,否则就别买车了。

Matties:环保是个问题,这也是开展绿色工厂的原因?

Carmichael:是的。以前我们就讨论过这个问题,现在成为了现实。今天下午我还在参加一个标准开发委员会的会议上谈及此事。我们在中国开发了企业社会责任CSR标准1401,这是绿色技术标准。开发这个标准的主因是有几家中国制造商在开发欧洲市场时遇到了一个大难题,欧洲对供应商增加了一个新要求,要求你的企业制造过程是绿色的,符合欧盟的CSR标准,还需要你的二级和三级供应商也必须满足这个要求。

所以,我们在中国成立了一个标准开发委员会,开发这份1401标准花费了一年半时间,现已出版发行。“参照这份指南,收集并完成里面表格中的信息要求,就可以证明你公司是符合欧盟CSR要求的。欧洲的需求推动了中国企业要这么做,和美国没任何关系,现在IPC标准是全球适用标准,以后还会出现更多类似的案例。

Matties:我知道Alex Stepinski也在这个展会上,他建了个零排放工厂,我对他的零排放很有兴趣,就约了几个中国朋友一起拜访了他。这个理念在中国很有前景。

Carmichael:有些外国人可能会忽略一件事情,中国发布的五年计划虽然起源于和前苏联友好时期,但是有真金白银的投入,规划出来发布后,你可以在网上搜到,还有英文版的。明白写着:“若你想做零排放项目,你就可以申请资金改建零排放或绿色工厂”。中国的五年计划是切实可行的,有很多中国会员申请这些项目,很有意义。

Matties:中国的做法,你认为对其他国家有什么借鉴意义?

Carmichael:中国在治理国家和参与国际事务的过程中,用的是自己的方式,不是以特定的模式。若你听说过“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或“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说法,那是人们试图在为中国分类。中国是按照自己认为对的方式治理国家,同时参与国际事务。

中国建立了强大的网络防火墙,并建立了自己的互联网帮助企业发展。我认为人们要按照符合自己国情的方式做事,仍然可以发展并参与到国际社会中,不止一种正确的方式做事情,正确的方式就是你们自己认可的,这点值得北美国家学习借鉴。在殖民时期,人们认为社会和文化交流中只有一种方式,这个想法早已过时了。如果你说:“我在其他地方学到的知识怎么在中国应用?”,你也不必照搬原模式,可因地制宜。

这就是我的建议,通过我在15个国家做生意的经历,我认为有一个共同点是普适的,人们都想改善自己和家人的经济条件,获取更好的机会,这点普遍适用,其他地方如此,中国也是。

Matties:我们回到马斯洛的需求层次话题,不能跑题。我们美国这个新政府,看起来想把中美关系的大门开的更大些、更友好些,以利于美国企业在中国做生意。你注意到没有?你对此怎么看?

Carmichael:我认为你说的对。我认识的中国人都知道特朗普总统的外甥女会用中文唱歌,这很令人惊讶。大家都知道她。既然大家都知道她,若她愿意,或许有一天,她会成为中国企业的品牌大使。她唱中文歌的事传遍了中国。我认为特朗普在试图寻找对双方互惠互利的方式帮美国企业与中国做生意,他是个商人,在用商人的思维方式解决生意上的问题。中国人很现实,他们喜欢特朗普,很多人喜欢不走寻常路。据我所知,中国国家主席在飞机上约见的总统只有特朗普。自尼克松之后,习近平与特朗普的私人会面这样的事情,再没发生过。毛泽东也没有在飞机上约见过尼克松,周恩来约见过,可见中国人很认真对待中美关系的发展。处理好中美双边关系很重要,对双方都有好处。

Matties:中美两国在不同层面都有联系,希望照此发展下去。

Carmichael:是的,希望如此。

Matties:我们已聊了这么多,你还有什么要分享给大家的吗?

Carmichael:我知道你这次报道是针对中国的电子行业发展,我想借此机会说下IPC在亚洲其他国家发展也很快,比如说日本。日本企业把自己的生产模式推广到日资企业所到之处,如中国或其他国家,他们的供应链也随之迁移,采用的也是日本的标准。一些日资大企业发现这阻碍了生意进一步做大。他们看到中国企业采用IPC标准很容易就把产品卖到了欧美国家,这样他们的产品满足欧美OEM企业的要求。

因此,有些大型日本企业如天弘、NSK开始采用IPC标准,发生这种转变的原因是他们意识到若只是发展日资企业客户,发展空间很有局限性,若要扩大市场规模,他们需要在成熟市场上更有竞争力。所以,我们IPC在日本的会员增长率高达30%。

Matties:这是不是被阻的供应链已经被打通了?

Carmichael:我不这么认为。因为日资企业加大了在越南的投资,如果他们在中国出现这样的问题,他们可以在越南生产。越南北部新建了一个机场,并新建了高速公路,这些都是日本对越南基础设施的投资。

Matties:那是不少。

Carmichael:我想他们是意识到了需要一个方法帮他们扩大目标市场,经常碰到日本人说:“我们喜欢用日本标准为日资企业生产产品。同时,我们也想使用IPC标准为非日资企业生产产品,把我们的生意做大。”这是个大变革。今年我们IPC在越南和泰国有很好的增长,高达130%。

Matties:祝贺你,看来你做得很好。做这些开心吗?

Carmichael:当然,开心的是我有一个好的团队,我猜John也提到过这点。在我看来,我们中国的团队、东南亚的团队和日本的合作伙伴都很高效。我有时在想:“我们需要壮大中国西部的力量。”或者“若在越南有一个会越南语言的主任培训师,就可以在越南做更多的培训了,我已经找到了,确实不错。”

Matties:你们的团队在壮大,这样你就有更多的资源投入会员发展了,这样快速的反应确实能抓住很多机会。

Carmichael:是的,确实如此,在2012年若我们在芝加哥办公室管理中国业务和运营,就不会取得这番成绩了。

Matties:你必须有深入一线的团队。

Carmichael:我们拥有当地团队,能够及时作出决策帮助会员解决问题。

Matties:很好,恭喜你Phil!

Carmichael:很高兴接受你的采访。